大參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查看: 1380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江湖大大:妖股“天山生物”幕后老板大起底:被騙24億,兩個男人“自殺式”自救!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20-9-13 10:45:56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天山生物,上演了12天漲5倍的神話,成了妖股之王,被戲稱為“天山老妖”。

  深交所(深圳證券交易所)進行排查之后,發現天山生物的買入者主要為個人投資者,買入金額占比97%。

  深交所針對天山生物的交易分析,認為有些交易可能涉嫌新型股價操縱行為。

  深交所話音剛落,就有媒體挖出天山生物的幕后老板——李剛,控制著一家叫上海智本正業的公司。而上海智本正業的官方網站,顯示它是一家股票配資公司。

  股票配資,就是給投資者加杠桿,只要給配資公司交一定的保證金,就可以獲得幾倍的資金,用于股票交易。上海智本正業官網顯示,其可以提供11-12倍杠桿,最多可配2000萬元。

  股票連續暴漲,實控人開股票配資公司,不禁讓人浮想聯翩。

  當輿論迅速發酵的時候,天山生物發出澄清公告:上海智本正業未從事配資業務,官方網站域名2020年3月21日到期后,被別人搶注;營業執照被盜用,并被PS了幾張資質和許可證。

  官方網站被盜用長達半年時間,竟然沒有發現,還是被媒體爆料才發現。天山生物的控股股東及實控人李剛,得有多疏于管理,才會發生這種羅生門。

  然而,這種破事并不是第一次發生在李剛身上。天山生物成為如今這一爛攤子,離不開李剛的“自殺式”自救,以及被詐騙24億的驚天大案。

  一、

  作為幕后控制人,李剛并不直接持有天山生物的股份。

  天山生物的第一大股東是天山農牧業發展有限公司,而天山農牧業的控股股東又是上海智本正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,李剛占有上海智本正業98%的股份。

  也就是說,李剛通過上海智本正業控制天山農牧,進而控制天山生物。

  天山生物到底是一家什么公司呢?

  天山生物是國家級牛冷凍精液生產單位和國家級良種牛基地,是新疆唯一一家國家級凍精生產企業,國內良種繁育行業的龍頭企業之一。

  上面的介紹有點復雜,簡單來說,天山生物就是培育公牛,也叫種牛,等種牛到了發情期,就采集精液。然后將牛精液冷凍起來,出售給牧場,給有需要的母牛人工授精,進行配種。

  這是很古老的行業,傳統到不能再傳統了。

  但就這樣一個傳統行業,2009年、2010年、2011年營業額做到了3370萬元、5251萬元及7548萬元,利潤達到了1041萬元、2243萬元及2702萬元。

  賣精子,能賺幾千萬,也算得上業內頭部企業了。

  這家配種公司,居然于2012年4月25日,在創業板成功上市了。

  上市之后,天山生物的業績就開始變臉,出現了增收不增利的尷尬局面。

  2013年利潤下滑49.56%,2014年利潤再次暴跌81.37%,只剩下179萬元;2015年首次虧損488萬,2016年虧損擴大到了1.4億元。

  當時,天山生物已經連續兩年虧損,如果2017年再次虧損,天山生物將面臨退市。

  為此,天山生物的控制人李剛,開始積極尋求自救。

  為了避免退市,李剛唯一的辦法就是要讓天山生物盈利,靠“賣精子”顯然是不可能盈利的了。剩下的辦法就是收購一家盈利的公司,然后合并報表,讓上市公司的利潤為正。

  于是,李剛開始尋找這么一家公司。這原本是一場自救,讓李剛想象不到的是,這將天山生物拖入了深淵。

  二、

  李剛在新疆打著望遠鏡,尋找能夠快速收購的公司之時,遠在東莞的陳德宏正意氣風發,渴望控股一家上市公司。

  陳德宏生于1967年,27歲時取得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,研究生畢業之后,他在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了3年書。1996年之后,他辭去老師職位,在多個公司任高管。

  陳德宏

  2001年,34歲的陳德宏在東莞成立了大象廣告。起初大象廣告偏安一隅,只做東莞的公交站牌廣告。

  作為高學歷人才,陳德宏卻有鴻鵠之志,他一直想有一家上市公司,希望在資本市場上有所作為。

  陳德宏明白,要上市,就得把公司規模做大。

  為此,陳德宏開始由公交廣告轉戰地鐵廣告運營,先后拍下了東莞、沈陽、成都、西安等地的地鐵線路廣告運營權。

  為了搶奪武漢地鐵2號線的廣告經營權,陳德宏花巨資14.8億元的代價,拍下了武漢地鐵2號線一期廣告經營權,時間為2013年5月至2023年5年,期限為10年。

  短時間內的迅速擴張,給大象廣告帶來了巨大的資金壓力,陳德宏不得不走上融資之路。

  2015年12月,陳德宏將大象廣告送上了新三板,算是實現了上市的夢。隨后,大象廣告先后通過股權融資,募得了6.8億資金。

  資本向來是逐利的,為了獲得資金,陳德宏與多位投資人簽訂了業績對賭協議,并且還約定了股份回購的條件。

  這些信息,陳德宏刻意向股轉公司(新三板運營公司)隱瞞了。

  陳德宏還將大象廣告的業績做得非常漂亮,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6億元,同比增長了49%;實現凈利潤1.1億元,同比增長50%。

  但這只是做出來的數據,實際上,自從拍下武漢地鐵2號線的運營權之后,大象廣告每年的營收都不足以覆蓋成本,連年虧損。

  為了讓大象廣告能繼續融資,陳德宏鋌而走險,進行業績造假。

  三、

  留給李剛的時間不多了,如何才能快速找到心儀的目標公司?新三板是一條“捷徑”。

  但大家都知道,新三板是一個垃圾堆,想在垃圾堆里找吃的,大概率是要吃壞肚子的。

  無論如何,陳德宏的大象廣告業績傲人,進入了李剛的視線。

  實際上,陳德宏當時已身陷債務危機,前期投資人也要求陳德宏回購大象廣告的股份,他急需一筆資金,用以解決困境。

  李剛已經饑不擇食,陳德宏需要金主爸爸,兩個男人各懷心思,一拍即合。

  2017年8月,李剛拋出了并購預案,出資24.36億元收購大象廣告98.8%的股權,向陳德宏等大象廣告的股東發行股份支付17.96億元,現金支付6.41億元。

  當時,天山生物的總市值只有25.85億元,卻要花24.36億,并購一個營收比自己高的公司,這是活生生的“蛇吞大象”。

  賣精子的,跨界收購做廣告的,怎么看都不正經。

  更為要命的是,天山生物也沒有錢,連收購要付的6.41億元也拿不出來。

  2018年5月,雙方完成工商登記。陳德宏成為了天山生物的第二大股東,大象廣告的原股東也成了天山生物的大股東。

  同時,陳德宏進入了天山生物的董事會,成為副總經理,分管天山生物的傳媒事業部。

  但神奇的是,天山生物的人卻沒有成功進入大象廣告的董事會,連一個財務人員都沒有派駐。

  這讓大象廣告的控制權,還牢牢握在陳德宏手里,根本得不到天山生物的監控。

  收購完成,大象廣告的業績并入天山生物的報表,天山生物扭虧為盈,成功續命。

  由于遲遲拿不到天山生物的收購款,陳德宏將手中的天山生物股票開始質押融資,2018年8月初,陳德宏將手中天山生物97%以上的股份都進行了質押。

  大象廣告一直處于陳德宏控制之下,他還利用大象廣告進行擔保融資。

  2018年8月25日,陳德宏因為5000萬欠款到期無法償還,其持有的天山生物的股份被銀行凍結。10月,更多債務到期,陳德宏的股份被輪候凍結。

  到了12月,陳德宏債務危機全面爆發,并連累到了大象廣告,大象廣告多個銀行賬戶被凍結。

  直到天山生物的人看到大象廣告賬戶被凍結的新聞,這才如夢方醒,這和上海智本正業官方網站被盜用長達半年,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?

  四、

  兩個同病相憐,準備抱團取暖,共同自救的男人,終于走出了蜜月期,開始相互撕逼。

  陳德宏指責李剛遲遲不支付收購現金,導致到期債務危機集中爆發。李剛指責陳德宏不交出大象廣告的控制權,暗地里挪用大象廣告的資金,用大象廣告擔保貸款,而且不披露消息。

 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天山生物成立工作組,進駐大象廣告東莞總部。在收購期間,陳德宏造假大象廣告與武漢地鐵2號線的解約協議,虛減成本,做高利潤,導致了天山生物高價收購大象廣告。

  這意味著,李剛和天山生物,被詐騙了24億!

  天山生物立馬報警,陳德宏涉嫌合同欺詐,2019年1月11日被刑事拘留。

  陳德宏的能力支撐不起個人野心,最終身陷囹圄,走上了不歸路。

  陳德宏

  其實,早在天山生物計劃收購大象廣告之前,李剛早已陷入資金困局。

  2016年8月,李剛將天山生物的股權全部質押,從“中植系”下屬的潤興租賃手中借了6.4億元,這筆款是潤興租賃委托廈門國際信托出借的。

  在天山生物收購大象廣告時,李剛和陳德宏達成了一個秘密協議:陳德宏自愿進入那6.4億元的債權債務關系,成為共同債務人,自愿承擔借款人的全部義務。

  簡而言之,陳德宏愿意替陳剛還這6.4億元。

  陳德宏腦袋被門夾了嗎?無端端去給人背債。實際上,李剛給出了陳德宏無法抗拒的誘惑:天山生物的控制權!

  上市公司的控制權,這不正是陳德宏日思夜想的夢想嗎?

  陳德宏也有他的如意算盤,只要天山生物支付收購款,他就能把這部分欠款給補上。

  但這是一個雞生蛋,還是蛋生雞的問題。

  天山生物沒錢支付收購款,陳德宏沒錢還債,于是掏空大象廣告,并死死握住控制權不放手,這進一步激怒天山生物,最終雙方魚死網破,陳德宏被送進了監獄。

  五、

  李剛也早已身心俱疲,無心戀戰。早在收購大象廣告,他已萌生退意,有意讓出天山生物的控制權。

  “中值系”的潤興租賃,本來只是想給李剛的天山農牧放個貸,收點利息,沒想到李剛無力償還,投資爛了尾。

  為了減少損失,李剛也有意將潤興租賃的債務,轉成潤興租賃在天山農牧的股份,并讓潤興租賃成為天山控制的實際控制人。

  這樣李剛既可以免去債務,又能讓天山生物易主,找一個更好的控制人。

  但是,在2017年收購大象廣告時,李剛簽署了穩定控制權的一攬子承諾事項。如果李剛要出讓控制權,必須通過股東大會來豁免其之前做出的承諾。

  2020年4月2日,天山生物舉行了股東大會,審議了《關于豁免公司實際控制人相關承諾的議案》。

  結果,66%的股份投了反對票,而這部分反對票,全部都是原來大象廣告的股東,他們因增發的股份作為收購對價,而成為了天山生物的大股東。

  李剛想要玩金蟬脫殼,結果被自己收購過來的大股東投了反對票,因為他們還沒有收到現金對價。

  同時,他們作為大股東,還為此起訴了天山生物。

  原本李剛和陳德宏的對決,變成了大象廣告原大股東、“中植系”、李剛、天山生物的群毆。

  六、

  債轉股的方案失敗,2019年8月3日,是李剛的天山農牧還款的最后日子。而天山生物的股價還趴在地板上,只有5.57元每股。

  當時“中植系”借錢給李剛的天山農牧時,天山生物的股份質押的平倉線是10.6元,股價已經大幅低于平倉價。

  此時,除了奇跡發生,天山生物的股價漲到平倉線以上,李剛和潤興租賃都沒有別的路子可以走。

  奇跡真的就在8月19日那天起開始發生,連續12天漲停,股價漲了5倍。原本天山生物20億的市值,一下漲過了100億。李剛所持有的股份,暴漲了20億。

  從市值來看,李剛似乎一下子闊綽起來了,那6.4億的借款,看起來也并不是遙不可及了。

  這是不是一個讓股民來還債的陰謀,我們不得而知,只能等有關部門調查之后才能知道真相。

  奇跡在該來的時候就來了,這絕非是偶然。

  再回過頭來,細細品味天山生物的羅生門,不得不讓人感慨萬千。

  一個男人,為了挽救上市公司;一個男人,為了上市融資,擴大事業版圖;兩個男人,各取所需,走到了一起。

  兩人又各懷鬼胎,各有隱瞞,本以為一起并購案能化解兩人困局,卻又將雙方拖入了深淵。一個成了階下囚,一個身處輿論漩渦。

  也許,這起收購從一開始就注定了走向失敗,在這個過程中,雙方都缺少了真實和信任!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

QQ|小黑屋|大參考

GMT+8, 2020-10-26 19:49 , Processed in 1.234446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mt4官網

Powered by 大參考 X3.4 © 2011-2017 dacankao.com 廣告QQ:3037457936

豫公網安備41010502003328號

  豫ICP備17029791號-1

股票行情 透風影院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新疆35选7怎么玩 体彩十一运夺金查询 云南11选五走势图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股票指数行情上证指数 有什么手机麻将是打真钱的 福建十一选五app下载 十大投资理财平台项目 广东快乐10分连图带线 云南11选5任五号码推荐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真准网 2019捕鱼娱乐 2020年香港今晚开奖号码 上海11选五4月3号 股票涨跌由什么人决定 高信誉时时彩平台